第74章 四大家族齐聚首(1 / 2)

夜幕低垂,罐头城昏暗的光线如水一般洒落在静谧的窗外。

精疲力竭的白诗云静静地躺在床上,陷入了一片深沉的梦境。

她的意识仿佛穿越了时空的界限,重新回到了那座熟悉而又遥远的普陀山。

普陀山,云雾缭绕,宛如仙境。白诗云清晰地记得自己曾经是一个天资聪颖的小师妹,满心虔诚地拜入观音菩萨的门下。在观音菩萨的悉心指导下,她一步步地踏上了修行之路,从最初的懵懂无知,到后来的逐渐领悟,她的法术日益精进,佛法也日益深厚。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山巅,白诗云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。她挥舞着法器,口中念念有词,身法灵动,气势如虹。无数个清晨,她在山间林间挥洒着汗水,磨炼着自己的法术。

到了夜幕降临,她则坐在灯火通明的禅房中,挑灯夜读佛法经典,寻求着内心的宁静与智慧。

经过多年的努力,白诗云终于成为了普陀山首席大弟子,她的修为和品行都得到了师门的认可,成为了一个值得信赖的修行者。

然而,就在她站在人生巅峰的时刻,命运却对她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。

那一天,观音菩萨突然降临,目光深邃而庄严。她对着白诗云说道:“诗云,你的修行已经足够出色,但命运注定你要离开普陀山,去追寻更广阔的天地。”

说完,观音菩萨一挥手,白诗云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推出了师门。

“师父,不要让我离开普陀山……”白诗云哭喊着,但观音菩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云雾之中。她无助地站在山巅,泪水模糊了双眼,心中充满了无尽的迷茫和痛苦。

白诗云哭喊着,猛地坐起身来,泪流满面,心中依然沉浸在梦境的余波之中。她擦去泪水,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着激动的心情。

她知道,无论梦境多么真实,终究只是过眼云烟。然而,那个离开普陀山的梦,却让她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和渴望。或许,命运的安排并非完全不可抗拒,她决定要追寻自己的梦想,去探寻那更广阔的天地。

艾拉安慰着白诗云,等到她的情绪稍微平静一些后,才对白诗云说道,“去洗把脸吧,四大家族的家主,在这宅院里等了大半天了。”

白诗云心里一惊,不懂四大家族的家主都来这里做什么。但她还是赶紧梳洗打扮了一下,用一个稍微体面的外形来面对客人。

在罐头城这个庞大的地下避难所,弗雷德里克·贝利、瓦西里·波波夫、雷远航、小岛一郎这四个名字,无疑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。

他们各自在罐头城的各个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但今晚,他们却罕见地齐聚一堂,坐在了清虚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复活的人参果树旁。

这四个人,虽然年岁已高,但精神矍铄,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,坐在校园的长凳上,眼巴巴地等待着老师分发零食的那一刻。他们的脸上都挂着孩子般的期待和紧张,仿佛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将会改变他们各自家族的命运。

清虚子站在一旁,脸上带着一丝苦笑。他深知这四个老头的分量,也预感到今晚这里将会发生一些影响整个罐头城的大事件。他心中暗自祈祷,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情绪激动而破坏了自己这棵珍贵的人参果树。

就在这时,白诗云快步走来,她的脸上带着恭敬和期待。她向四个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,然后从清虚子手中接过了椅子,随后坐了下来。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面的四个人,猜测着他们到来的目的。

四个老人围坐在昏黄的灯光下,他们的目光如同四束不同色彩的光线,投射在白诗云的身上。

弗雷德里克·贝利,这位被众人尊称为城主的老者,眼中闪耀着深邃的坚定与智慧,仿佛能洞察世间一切真相。

瓦西里·波波夫,则带着他那特有的狡黠与好奇,就像一只老狐狸,时刻准备捕捉任何风吹草动。

雷远航,此刻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与激动,仿佛看到了一段新的旅程即将开始。

小岛一郎,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,此刻却佝偻着身子,如同一支在风中摇曳的残烛,让人不禁感叹岁月的无情。

城主弗雷德里克·贝利轻咳一声,打破了沉默。他的声音虽然低沉,但却在寂静的空气中回荡着力量。“你最近做的事情,很好。”他的目光在白诗云身上扫过,仿佛在评价一件珍贵的艺术品。

白诗云微微一愣,可能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缘故,她的思维像刚刚解冻的溪水,迟缓而凝重。

她试图回忆自己最近做过的事情,那些片段般的记忆在脑海中翻涌,但始终无法确定城主弗雷德里克·贝利所说的具体是哪一件事。

于是,她选择了沉默,沉默中透露出一种深深的困惑和无奈。

瓦西里·波波夫看着白诗云,缓缓开口,“我们四个决定,全力支持你跨过616军团的地盘,去找你的藏宝图。

”这句话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,瞬间在白诗云

最新小说: 协议结婚后影帝前男友总想娇藏我 傅爷,你儿子爆黑料啦 诱她情深 权掌天下,一妃难求 女配出国那天,大佬他急红了眼 进入神秘世界后,真千金全能了 快穿年代:恶毒女配的逍遥人生 开局就和离,种田挣钱全家都富了 重返13岁,渣爹干妈颤抖吧 我在修真界做天之骄子